丹青不渝。

为遇一人而入红尘,人去我亦去,此生不留尘。

「熊鞠」BLUE

濟言無眠。:

繁體,任性,就不切換。
BGM-《BLUE》

-

火車在天光破曉時開始行駛,車窗外的事物靜謐躺在這塊平和的土地之上。

鞠婧祎對著車窗輕輕呵氣,白色霧氣覆上玻璃,她用指尖輕觸,一陣冰涼。

她極為認真地在白氣散去之前一筆一劃寫下三字,等寫完最後一字指尖帶著點俏皮再畫上一個笑臉。這張白色紙面很快消失,就好像什麼也沒有寫過。

鞠婧祎偏頭看向一旁閉眼小憩的趙嘉敏,對方的睫毛微微顫動,姿勢跟之前有所不同,鞠婧祎了然地勾勾唇角,伸指輕点她鼻尖。

“剛剛寫的什麼?太暗了,我看不清楚。”

趙嘉敏在被指尖接觸到時睜開雙眸,面容依舊冷冽卻不難看出眼底笑意。

“……明知故問。”鞠婧祎別過頭不去看她,卻還是忍不住幾聲輕笑。

趙嘉敏挑挑眉梢不再言語,稍稍起身越過鞠婧祎,眸光閃爍,也學著她之前動作,在玻璃窗上認真書寫,不過卻有意擋住鞠婧祎的視線,末了迅速用手掌抹掉嘴角帶些自得在座位上坐好。

“趙夫人,猜猜我寫的什麼?”

幼稚鬼。

鞠婧祎用掌心覆上玻璃,那三字似乎重新在她手心臨摹一遍。觸感依舊冰涼,但與之前,有有所不同。

趙先生,你已經把答案說出來了。

遠山的影子顯現在晨光熹微中,就好像光影下你的面容逐漸清晰,並一點一點向我靠近,直至到我心裡。

-

距離到站還有三個小時,鞠婧祎靠在趙嘉敏肩頭休息。

她身上的味道很好聞,少年時期總帶些淡淡的奶香味,隨淡卻掩蓋不去那股香甜氣息,如今被乾淨清新的檸檬味取代,符合她乖巧而又沉穩的形象。她給人的感覺也很好,乍看偏冷的面容被勾勒出幾分英氣,自打相識以來,她就給鞠婧祎一種很舒服的感覺。

這種感覺是什麼呢?大概是安心吧。因為這種讓人忍不住接近忍不住依賴的安全感,鞠婧祎對於趙嘉敏的懷抱毫無抵抗力。

享受,而又依戀。

趙嘉敏總讓她心生莫名悸動,如果那人是海,她願意沉溺其中,她願意深深陷入這深藍的漩渦。

總會有這麼一個人,讓你眷戀至此。總會有這麼一個人,讓你心動至此。

-

視線稍稍上移,鞠婧祎用目光描畫對方的眉目,趙嘉敏察覺到這目光,心情愉悅地輕聲哼歌。

“I want you I'll color me blue.”

“Anything is takes to make you stay.”

熟悉的曲調,鞠婧祎不由將思緒拉遠,恍若身臨其境,于一個暖風和煦的午後。

風經過的校園落葉鋪滿道路,像是一層染成金黃的錫箔。

她喜歡這個比喻,因為錫箔踩上去,也會有沙沙的聲音。她站在學校廣播站前等待室友結束午間播報一起吃飯,踱著碎步沙沙地踩著滿地落葉,時不時用目光掃過一眼表面。

掛置在樹端的廣播傳來她熟悉的聲音,以官方而又柔和的語調介紹歌曲。

隨即是一段平緩而又深情的前奏,以及動聽的男聲,她隨著旋律跟唱,直到一曲終了。

廣播又響起另一人的聲音,少年音色溫潤明朗,似乎因感冒帶些沉悶磁性。不過……也還蠻好聽的,她這麼想著。

“你總會遇見個喜歡至極的人,想將自己的全世界染成他的顏色。”

“最後你發現,遇見他之前,不過是蹉跎歲月,虛度韶華。”

鞠婧祎終於等來了結束廣播的同學,她注意到對方身旁並肩站著一位女生,一同向自己走來。她迎上去打招呼,用餘光打量另一位陌生面孔。那人似乎也在偷偷看她,鞠婧祎有些好奇地看過去,四目相對時對方下意識地躲閃,似乎有些不好意思。

要不是那天氣溫較低,鞠婧祎幾乎要篤定對方的臉紅不是因冷而起。

她很快移開目光笑著問朋友,剛剛的歌,叫什麼名字?沒想到身旁的另一人很快回答,聲音陌生又熟悉,鞠婧祎這才反應過來她是剛剛那位播音的同學。

“《BLUE》,這首歌的名字。”
“學姐你好,我是趙嘉敏。”

鞠婧祎很快地報上自己的名字,一邊默念了一遍,趙嘉敏。這三字就這樣突兀地闖入鞠婧祎心間,她那時候還不知道,從此以後這三字將在她心裡駐足,期限是沒有期限。

趙嘉敏後來總是想起初見時的驚艷,不過那時候也沒有想到,她和她的關係,從互換名姓開始,永遠不結束。

I WANT YOU I'LL COLOR ME BLUE.

ANYTHING IS TAKES TO MAKE YOU STAY.

-

趙嘉敏心情大好地哼完小曲,發現鞠婧祎正盯著自己發呆,忍不住就想調笑一番。她伸手在對方面前晃晃,語調上揚。

“小鞠,雖然我好看,也不用這麼看我吧?”

鞠婧祎白她一眼,往對方身上倒去。趙嘉敏感受到重量,將人擁入臂彎牢牢固住。

“反正,再好看也被你拐走了。”

“趙嘉敏……你好意思說我拐你嘛。”

趙嘉敏聞言滿目無辜地聳肩,鞠婧祎氣呼呼地錘她一拳,她兩臉的酒窩微微陷起,手臂用力將鞠婧祎再抱了抱緊。

當然不好意思,確實是她先拐的鞠婧祎。

-

趙嘉敏和鞠婧祎的第一次見面,是通過一位學校廣播站的前輩,原本想打個招呼就走,前輩卻突然說自己臨時有事,希望她陪另一位學姐吃個飯。趙嘉敏還沒反應過來,前輩已經丟下爛攤子跑路了。她略顯尷尬地撓撓頭,詢問身旁的人晚飯想要吃什麼。

對方彎了彎眸,回答幾乎是不假思索。

“吃火鍋!”

趙嘉敏怔了片刻,點點頭。

這頓火鍋吃的漫長而又急促,她們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天,在火鍋漫開騰起的熱氣,隔著一層似有似無的煙霧觀察彼此。

兩人通過聊天迅速熟絡起來,鞠婧祎笑的格外開心,不知為何,當趙嘉敏夾起一片牛肉時她突然微微張嘴,往趙嘉敏邊上挪了挪。

“啊——”

趙嘉敏握著筷子的手微不可察地顫懂,十分順從地將肉片放在嘴邊吹氣,隨後送入對方口中。鞠婧祎笑吟吟地道謝,說了句你還真喂呀。

對方眼底緩緩溢出的瑩瑩笑意,在她心裡化作一陣溫熱流淌全身,看著對方,趙嘉敏突然就想到——剛剛那……算不算間接接吻?

她們就這樣認識了。

後來,凡是有空,趙嘉敏常常約著鞠婧祎一起吃飯,甚至承包了對方逛街看電影看病KTV等所有活動。

趙嘉敏的腦海中偶爾會誕生一個大膽的想法,我不會是喜歡她吧?然而事實證明,她確實常常在自習上突然想起對方喜笑顏開的表情,在一起逛街對方親暱攔住她手臂時產生想要親她的想法。諸如此類,一天一天印證著她喜歡鞠婧祎的想法。

趙嘉敏時常懊惱地想,年少的時候,真的不能遇見太驚艷的人啊。然後一邊籌劃著如何告白。

最終趙嘉敏的計劃還是紙上談兵。臨近畢業,鞠婧祎約她一起去圖書館自習,兩人拿著筆在草稿紙上聊天,鞠婧祎卻突然寫下一句,我快要畢業了。

趙嘉敏有些恍惚,是啊,她要畢業了。

原來我們認識,已經這麼久了。

她悶悶地停筆,將心思轉移回書本之上,強迫自己不胡思亂想。鞠婧祎也不知該作何反應,察覺到她的不對勁,只低低說了聲我去拿本書就起身離座。

趙嘉敏煩躁地揉亂頭髮,也跟著起身離開。她看見書架前的鞠婧祎踮起腳來取書,百葉窗外的柔光不偏不倚灑滿她肩頭,光影斑駁。她幾乎是不受控制地走向鞠婧祎,倚仗身高優勢將對方壓在書架之上。對方有些詫異和受驚地轉過身來,正對上她有些不安惶急的雙眸。

“我喜歡你。”

趙嘉敏聽見自己的聲音顫得厲害,被壓得極低,她也不管對方聽見沒有直接垂首含住人柔軟的雙唇,觸電感遍襲全身大腦一片空白,只憑著本能笨拙地親吻。鞠婧祎下意識想要反抗,卻終究在她的攻勢中不戰而降。

彼此急促的呼吸聲和耳部灼熱燙感提醒著趙嘉敏剛剛的所作所為,鞠婧祎垂著頭,她看不見對方的表情,也不敢去猜測。縱使有千言萬語想說但終究鯁在喉中,她張了張嘴,有些失落地說,對不起。

“你也知道對不起呀……”

她聽見鞠婧祎這麼說,然後,她說:

“圖書館裡有監控的,你知不知道!就不能換個地方嘛。”

所有惴惴不安終於在對方略帶撒嬌的話語中消散乾淨。趙嘉敏也終於可以安心地想,年少果然該遇見一個足夠驚艷的人。

然後讓她,變成自己的。

-

列車緩緩駛入站台,趙嘉敏率先拎過行李箱,另手緊緊握住鞠婧祎的手掌,雙方原本冰涼的手掌迅速溫熱起來。她們在寒冬里,做彼此唯一的熱源。

趙嘉敏和鞠婧祎都是南方人,所以這次出行,她們定在北方的一個小城。雖說才剛剛立冬,雪花已經洋洋灑灑從天際飄落,堆積在樹梢簷上,大街小巷蒙上一層雪色。路上沒有太多行人,給不寬的街道平添幾分冷清。她們十指相扣,互相融化在彼此眼中的溫柔熾熱,一起迷失在一場滿天飛雪,走在一條似是沒有盡頭的街巷。

步行至旅館,兩人收拾完畢行李使用過餐點,最後一線夕陽漸沉,夜幕已經悄然降臨。鞠婧祎握住身前那人的手,放在嘴邊輕輕呵氣取暖,隨即雙雙插入自己的上衣口袋。然後她勾動嘴角任笑意漾開在眼底,對著她說,去看雪吧。

雪已經停了。鞠婧祎抬頭打量著被座座矮山溫柔包圍著靜靜入睡的小城,月光悄悄從雲端洩出,清湛明朗的月色大概是茫茫黑夜中唯一的光亮,如果,不算你的話。

如果有你,白晝或是黑夜,又有什麼關係。

她又偏頭將視線轉移到趙嘉敏身上,俏皮地用手指戳一戳對方微陷的酒窩,對方略顯孩子氣地皺皺眉伸手捏了捏她的臉。

“最近怎麼老是盯著我看?看一次就要親我一下,等價交換才行。”

一肚子壞水。鞠婧祎憤懣地用力戳她一下,決定出言反擊。

“趙嘉敏,我發現你這段時間變化挺大誒,越來越————流氓了!”鞠婧祎故將尾音拉長,話說一半,見她面露好奇才將後半句說出,語畢就哈哈大笑起來。然而趙嘉敏沒給她太多嘲笑的機會,身子稍一傾側極為自然地低頭吻住她的唇瓣,眉眼上揚眼底頗有幾分得逞的壞意,順勢將她擁入了懷中。

“既然你說我流氓,那我就流氓給你看。”

然後她又聽見趙嘉敏說。

“不過以後我不會這樣了,毛主席說了,不以結婚為目的的戀愛才是耍流氓。”

“鞠婧祎,我們結婚吧。”

藉著月色,她看見對方滿目真摯,也同樣嚴肅認真地點了點頭。

“好,結婚吧。”

“流氓。”

雪不知什麼時候重新下起來,但有你的長夜始終溫暖如初。

-

你總會遇見個喜歡至極的人,想將自己的全世界染成她的顏色。

最後你發現,遇見她之前,不過是蹉跎歲月,虛度韶華。

還好,我們都找到了一個,足以將餘生染成暖色的人。










送給穆止同學,希望你可以喜歡。字數大概就這樣,寫不長了(。)也不知道寫什麼梗比較好,文筆不出眾,沒詞藻可以堆,將就著看看吧!

评论
热度 ( 22 )
  1. 丹青不渝。上世紀環遊。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丹青不渝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